https://s0.ifengimg.com/2018/02/01/fangchan_d0c0fd07.png
深圳大鹏 “能源岛”如何与“旅游岛”共存? - 凤凰网房产深圳
一直以来,大鹏都是人们眼中的旅游岛,然而目前除了作为人们旅游去处之外,集聚在此的众多能源产业也让它成为了一个”能源岛“。风景美如画的大鹏半岛(图片来源网络)大鹏半岛进驻的LNG项目近年来,大 -来自凤凰新闻客户端
https://sz.ihouse.ifeng.com/news/2014_08_09-2735592_0.shtml

深圳大鹏 “能源岛”如何与“旅游岛”共存?

李荣华 凤飞伟 南方日报
2014-08-09 10:22

一直以来,大鹏都是人们眼中的旅游岛,然而目前除了作为人们旅游去处之外,集聚在此的众多能源产业也让它成为了一个”能源岛“。

风景美如画的大鹏半岛(图片来源网络)

大鹏半岛进驻的LNG项目

近年来,大鹏新区为加快国际旅游岛建设,大力推进环境治理与淘汰低端产能,不过大鹏湾海域沿线能源产业集聚,如何才能减少能源产业对“国际旅游岛”建设的影响?对此有关专家表示,在整体规划上应尽力使得能源产业与旅游产业在空间“互相匹配”,同时要对能源产业的发展实施最严格的监管。

大鹏湾海域沿线能源产业集聚

据介绍,为改善大鹏半岛的生态环境,大鹏新区大力推进污水管网建设,去年大鹏新区已经建设了114公里污水处理主干网,使去年的污水处理率从新区成立前的15%提高到36%。在“十二五”规划内,就是2015年以内,大鹏新区要把污水处理率提升到90%—95%,一步达到原特区内污水处理水平。同时大鹏新区推进河道流域综合治理工作,目前葵涌河、水头沙河已开工建设,王母河、南澳河等9条河也已开展前期工作。此外,大鹏新区还每年依法淘汰20家低端企业,减少低端产能对于环境的污染。

“目前能源产业的存在会对大鹏半岛的生态以及旅游业的发展形成影响。”有业内人士表示,大鹏湾海域沿线能源产业集聚,目前已经有中石化油库、华安液化石油气、深圳东部电厂、光汇石油和LNG码头等项目,这些项目与与玫瑰海岸、沙鱼涌、金沙湾等海水滨海旅游区邻近且并呈现交叉分布之势,“而且往来盐田港船舶有可能会带来溢油和污染物泄露风险,这些都对整个大鹏湾海域生态环境造成影响,进而影响到旅游业的发展。”

专家建议重视能源产业与旅游产业在规划上的协调

对此,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旅游与地产研究中心主任宋丁表示,从长远来看,大鹏半岛的旅游业的发展对于深圳的价值要比能源业更大,但能源产业在大鹏半岛的发展要先于旅游产业,因此应该要考虑“能源岛”如何与“旅游岛”共存的问题,“首先在大鹏半岛的整体规划上,要做好这两个岛的协调工作,应尽力使得能源产业与旅游产业在空间互相匹配,而不是互相矛盾。”

他建议,对于大鹏半岛能源产业的发展应产现最严格的监管政策,甚至是歧视性政策,这样才能形成压力,引导未来大鹏半岛能源业以发展清洁能源为主,“其实也可以考虑和周边地区形成战略互动,引导部分能源产业迁入周边地区,深圳给予部分补偿。”

此外,宋丁认为,大鹏半岛的能源业应该考虑和旅游业整合,“比如说搞一些工业旅游,如参观核电站和石油制品如何生产等。”

样本解析:LNG填海项目背后生态隐忧

今年7月1日下午,中石油深圳LNG(液化天然气英文简称)应急调峰站项目填海工程海洋环境影响评价听证会在深圳召开。

召集方称这是一场闭门听证会,不对媒体和公众开放,但又单独邀请两家媒体进入旁听,引起媒体记者、听证代表和人大代表的普遍质疑。填海工程对海洋环境的影响,是这一深圳上半年影响最大环保事件的关注焦点,深圳多年发展得益于填海,但越来越多专家质疑填海会对海洋生态带来不可挽救的损毁。

按照官方介绍,中石油深圳LNG应急调峰站项目由深圳LNG项目经理部负责建设运营管理,项目由接收站、码头两部分构成。其中,码头工程将建设一个可靠泊舱容量介于8万m~26.7m的LNG船的专用卸船泊位;接收站工程场地面积约35公顷,建设规模为300万吨/年。项目用海单元包括LNG接收站、厂区护岸、LNG码头与港池、工作船码头与港池、取、排水口和冷排水混合区。中石油深圳LNG应急调峰站项目是西气东输二线的重要配套工程,统筹解决西气东输二线东段天然气应急调峰和香港、广东地区天然气供应,对实现陆上管道气和进口液化气资源互补,保障西气东输二线东段工期安全,提高粤港地区能源供应,优化粤港地区能源结构都有积极而深远的影响。

中石油深圳LNG应急调峰站项目位于深圳大鹏湾东北岸迭福片区,属龙岗区葵涌街道和大鹏街道管辖,由于陆域资源有限,因此该工程拟填海造地约39.7公顷。工程建设填海造地将改变海洋属性,对周边海域功能区使用、海域生态环境、渔业环境造成一定的影响,同时,项目存在LNG泄露、溢油等导致的环境风险。

据了解,中石油深圳LNG应急调峰站项目获得发改委路条后,需要进行十多个评估。填海工程是其一该项目是符合国家能源战略的重点项目,为西线东输二线项目(下称“西二线项目”)的一部分。西二线项目是能源大通道,纳入了“十一五”重点工程。根据中石油方面人士介绍,深圳市燃气集团与中石油签订协议,合同协议气量为40亿立方米/年,合同期30年。这将大大改善深圳能源结构,促进低碳经济发展。

实际上,目前的公众焦虑和质疑主要是填海项目而非LNG本身。

深圳公众疑点主要有:近40公顷填海造陆会否给大鹏自然生态造成不可恢复的损害?南海分局组织的听证会是否涉嫌暗箱操作?LNG项目本身是否与深圳对大鹏生态旅游定位相悖?

南方日报此前调查报道《深圳邻避艰难求解》,分析探讨深圳出现的越来越频繁复杂的邻避现象,实际上,此次中石油大鹏LNG项目,正是最新的邻避现象的上演。

公开反对者,主要是南兆旭、周维等民间环保人士。南兆旭介绍,深圳有260公里海岸线,因填埋和开发,原生态海岸线不足50公里,珍稀的海岸线资源应该得到保护而非破坏。

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也参与进来,在4月中旬,多名省市区人大代表实地考察发现,除了中石油LNG项目,还有悄然施工的中海油LNG项目,附近海岸线被破坏,海水变得浑浊。此事经媒体报道后,更加重了公众的不解和愤怒。

在邻避运动中,媒体本来可以做很好的信息桥梁,但除了公关报道和正面报道之外,大部分媒体被噤声。

根据南方日报长期了解,从专题评估完成情况来看,目前由独立第三方开展的项目核准所需的安全、环境、海域、通航等12项专题评估评价,现已全部完成,其中大部分已取得有关部门的批复。此外,该项目核准所需的规划、土地、用水、用电等10项政府批文也已基本完成。中石油已经完成大部分核准申请报告,计划今年内递交发改委获得核准批复,中石油内部人士称,依然担心有变数,这也许是对媒体及公众表示担心的根本原因。

按照规定,石化项目选址需要大鹏LNG项目选址地1公里开外的官湖社区村民需要说明情况,获得支持。从规划到现在,当地村民态度已悄然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既然市政府已将官湖这3.9平方公里的土地和4.5公里的海岸规划为人居、度假旅游的胜地,为何现在又准许中石油LNG气库这个高危险项目选址立项呢?这不是互相矛盾么?” 邻近选址地的官湖社区书记邱晓文在规划初步确定时对财新传媒表示,但是,今年4月中旬,在南方日报记者面前,邱晓文对此事不发表一点评论。而在听证会茶歇期,邱晓文父亲邱月明则已公开表示支持该项目的落地建设。

村民没有透露有何利益输送,只表示未来要发展旅游,尤其是近年来深圳兴起的民俗。而据中石油内部人士介绍,未来项目落地后,除了大鹏新区获得数额可观的税收之外,将有大量后勤就业机会提供给村民。

专业分析

环保组织调查:填海项目完全忽略珍稀物种

民间环保组织跨境环保关注协会(简称“CECA”)通过三个多月调研,对《海洋环境影响报告书(全本)》(以下简称《海洋环评》)及《环境影响报告书-码头、接收站部分(全本)》(以下简称《项目环评》)有有如下质疑,其中潜在环境危机值得关注。

1. 珍稀物种石珊瑚等被完全忽略

《中华人民共和国海洋环境保护法》第三章第二十条规定,国务院和沿海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应当保护珍稀、濒危海洋生物的天然集中分布区。其中,珊瑚礁是与红树林并列、在法律条文中明确指出应受保护的对象。

据大鹏新区政府官网介绍,“大鹏湾和大亚湾海域的珊瑚群落覆盖率达到50%,其中石珊瑚全部属于国家二级重点保护动物,并被列入世界《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CITES公约附录)。”香港大学生态学教授贝克博士(Dr. David Baker)也指出,该海域水质清澈,育有许多对悬浮物耐受力很弱的珍稀珊瑚,是非常珍贵的生态区域。但《海洋环评》海洋生态现状调查中未对珍稀物种进行讨论,在底栖生物章节仅提到两个极其常见、广泛分布的优势物种,丝毫未提及珊瑚及其他珍稀物种。

2. 疏浚和悬浮物对珊瑚等生物的破坏极大

根据《海洋环评》,为改善航道、港池,本工程需要疏浚海底23公顷,138万立方米。

鉴于环评完全忽视珊瑚的存在,疏浚区域珊瑚的具体面积有待公开。此外,包含疏浚在内的施工会产生大量的悬浮物,浓度大于150mg/L悬浮物最大影响面积约1.1平方千米,浓度大于10mg/L的悬浮物最大影响面积3.56平方千米。工程为期数年,而当地大部分珊瑚对悬浮物的耐受力较弱,工程结束时,尽管悬浮物不再产生,但当地的珊瑚乃至整个海洋生态系统,都极可能受到不可逆转的破坏。

3. 生态补偿方案科学性、合规性存疑

营运期的取水卷载造成的生态损失是否计算正确?

该《海洋环评》的专家意见汇总中,营运期取冷却用海水时渔业资源的卷入参数受到质疑。环评中并未对如“渔业资源的卷入量按资源密度的5%计”提供周密的论证,而这一数值对生态补偿量的确定也会产生影响。

大量投放四种商品鱼苗能否弥补对生态的破坏?

《海洋环评》根据商品鱼苗(17万尾,每尾1元)及底栖生物(550吨,每吨1.5万元)计算出982.73万元的施工期生态补偿金额,并将其全部用于投资四种物种的放流。该项目对海洋生态系统及生物多样性造成严重破坏,而大量引入单一物种(菲律宾蛤仔占据绝对多数)是否可以改善该海域的生态环境?

《海洋环评》也未包含施工方为减小生态冲击采取的积极措施。最大限度保留当地原生态,效果要优于破坏之后人工的补偿。CECA 期待相关方面能拿出具体的、积极的措施,在施工、营运期保护该区域的生态功能。

4. 《海洋环评》取样点记录混乱

根据CECA的研究,《海洋环评》中“渔业资源现状调查与评价”监测站的GPS坐标与地图严重不符。例如,从《海洋环评》第177页的示意图(下图)中可看到,S13号监测站位于S14号站的东北方;而根据第176页的监测站坐标表,S13(N22°33’17.5”,E114°24’28.97”)应位于S14(N22°34’16.27”,144°24’52.93”)的西南方。如此明显的事实性疏漏使得整篇环评的调查数据科学性令人怀疑。

5. 《海洋环评》未重视香港东平洲海岸公园

香港东平洲海岸公园距离本项目约4公里,面积2.7平方公里,是香港特别行政区船湾郊野公园的一部分。作为项目周边地区生态价值最高的海域,东平洲海岸公园在《海洋环评》的“海洋功能区划登记表”中并未出现。《海洋环评》除寥寥几处提及该岛屿,并进行简要介绍之外,未围绕东平洲进行任何讨论,也没有提及是否征得公园管理部门的同意。

6. 项目不符《广东省海洋功能区划》

在《海洋环评》中“项目与相关规划的符合性”部分,没有提及任何海洋功能区划。

首先,区划原文中未发现项目“符合规划”的依据。《项目环评》全本第30页引用《广东省海洋功能区划(2011-2020 年)》表示本工程所处海域位于“大梅沙湾-南澳湾旅游休闲娱乐区”,属于港口工程,工程在此选址符合海洋功能区划中“适当保障港口航运、口岸区用海需求”的海域使用要求。但是,该叙述无法在现行流通的《广东省海洋功能区划(2011-2020 年)》中找到。

根据国家海洋局《关于进一步加强海洋工程建设项目和区域建设用海规划环境保护有关工作的通知》(国海环字【2013】196号),海洋工程建设项目必须符合海洋功能区划,此外,广东省海洋功能区划的原则为“严格保护,合理开发,高端发展,永续利用”。本项目涉及破坏自然岸线,应不符合“永续利用”原则。

7. 维持、提高环境质量的措施缺失或不够有力

《项目环评》指出,根据《广东省环境保护规划纲要(2006-2020)》,项目接收站及码头占用少量陆域限制开发区。第298页表示:“据《珠江三角洲环境保护规划纲要(2004-2020年)》本项目接收站在深圳市占用重要生态功能控制区。”

但是,两份文件均提及对相关保护区域允许适度开发,“但必须保证开发利用不会导致环境质量的下降和环境功能的损害,同时要采取积极措施促进区域生态功能的改善和提高”。然而,由忽略珍稀物种石珊瑚可以看出,环评首先已低估该区域环境质量现状,可能导致项目验收标准下降。

而且,根据《海洋环评》,业主方在施工阶段并未采取积极措施,促进区域生态功能改善和提高。人工放流的补偿方法,由于物种的单一,只能一定程度维持环境质量,并不能积极地促进环境质量在原有基础上的改善。《海洋环评》还提及,营运期“可以考虑护岸与人工鱼礁结合”,但该建议并无实际效力,缺失监督,建设单位也难有执行的动机;

环评最后部分,营运期的环境管理中,也未包含积极地改善区域生态功能的措施。

8. 安全与环境风险的叠加效应

根据《中石油深圳LNG应急调峰站项目环境影响报告书》,本项目周边仍有中海油深圳LNG、广东大鹏LNG等两个项目(另有其它石油气类项目),三个项目近距离叠加,构成环境和安全双重风险。

根据《关于规范区域建设用海规划环境影响评价工作的意见》(国海发【2011】45号),沿海地方政府在编制区域建设用海“规划海域使用论证报告书”的同时,应当根据规划所在海域的自然资源、生态环境、社会经济发展和环境保护要求,按照相关法律法规和技术规范的规定,组织编写区域建设用海规划“海洋环境影响专题篇章”,并与“规划海域使用论证报告书”一并报送国家海洋局。

编制区域建设用海规划的“海洋环境影响专题篇章”,应做到要求共7点,包括:对区域建设用海规划范围内具体海洋工程建设项目的累积、复合或叠加环境影响分析完整;预防或者减轻不良海洋环境影响的对策和措施全面系统、切实可行;相关内容不存在重大缺陷或者遗漏等。

根据CECA的研究工作,深圳市目前仅进行过《深圳港总体规划》,未就大鹏湾一系列的石化油气片区规划编制过《规划海域使用论证报告书》或《海洋环境影响专题篇章》,意味着:1.没有取得国家海洋局对该海域连片发展石化油气产业的正式同意;2.没有对大鹏湾连片发展石化油气产业进行过累积、复合或叠加的环境影响分析或科学论证;3.更没有就该海域连片发展石化油气产业专门征询深圳公众意见(作为海洋环境影响专篇的公参部分)。

12. 外输管线不合标准

《海洋环评》指出本项目的外输管道线路从迭福北开始,经葵涌、坪山、坑梓、坪地街道,进入惠州市新圩镇、东莞市清溪镇,终于樟木头镇。根据该选线,外输管线必将穿越经过深圳市基本生态控制线范围内的马峦山,可能穿过松子坑水库附近山体及惠阳白云嶂市级自然保护区等。然而,接收站与外输管道息息相关,LNG接收站建成后,铺设管道则不得不配套上马,但其建设可能造成较大环境影响。

此外,两份环评当中未对外输管道的安全影响、外输事故风险等方面进行披露,而网上只有外输管道的环评简本可供浏览。根据2012年4月《财新网》报道,为连接目前的大鹏LNG接收站和西部几家发电厂之间的管道运输,中海油敷设了贯穿了龙岗、南山、福田、宝安等深圳多个区域的管线,绵延70多公里,特别是南山区约10公里的输气管道直接在城市道路下敷设,承压超过了9.0MPa,远远高于《城镇燃气设计规范》,人口产业高度密集的地下燃气管道输配压力不应大于4.0MPa的国家要求……按照妥协方案,中石油也步中海油后尘,将LNG接收站设于东部大鹏湾,新的管道建设即将开始。

 

点击查看完整内容
标签: 大鹏 能源 深圳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房产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请读者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上一篇: 下一篇:
百科推荐
楼盘推荐 更多
推荐阅读
冯俊:“房住不炒”是长期坚持方向 不要挑战中央的决心
21世纪经济报道
10:57
观点
樊纲:房地产问题部分源于房企“非理性行为”
华夏时报
10:53
观点
套现21亿!李嘉诚家族又卖内地资产,拿地16年仍空置
每日经济新闻
10:11
新闻快讯
冯俊:“房住不炒”是长期坚持方向,不要挑战中央的决心
21世纪经济报道
10:06
新闻快讯
海口调整购房及人才落户政策:实施全区域限购
中国新闻网
10:02
新闻快讯

金科天玺


查看详情